乔柯

是个变态。

民成和姜钟的不负责任随笔

存档。


01


“我想要太子。”


纵使朝廷上两派相争矛盾愈演愈烈,我还是在夜半摸进东宫,理所应当爬上当今太子的床,带着些调笑的的语气在他耳边低语。我故作严肃,刻意用了如此疏离的称呼,宛如朝堂对峙,明枪暗箭,揉碎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中。


他的身子骤然绷紧,随后又放松下来,噙着浅浅的笑扭过头,柔声细语地苛责我。

秦王可是想谋逆?


我不发一语,低头去啄他的唇,慢条斯理地厮磨,吮吸唇瓣,舔弄牙关,与皇兄深吻。


02


关于一个梦


我很少梦到皇兄。


新皇登基,事务繁杂,留与我感伤的日子并不多。即便是在东宫处事,我也只在偶尔劳累时揉按眉心,恍...

1 2

如果倒着讲述这个故事

存个档。

半年前看完桃花债随手写的。不得不说,继站逆以后,我开始站错cp。看到后面太心疼天枢了,不会撒娇的小孩没糖吃,我要带走天枢(你谁

我永远喜欢天枢呜呜呜。


不得真假,不做挣扎,不惧笑话。

衡文说,讲个故事吧。


我曾在几转轮回中做过一个梦。


我自成仙那日便得了便宜,与天枢星君结了仙契,还是个死结。


天帝一皱眉,我等小仙就得遭殃。他斥我扰乱秩序,害得凡间战火不断,民不聊生。他瞪了我许久,又看了看南明帝君,才将目光放在我与天枢之间那根金线上,只说了一个字:断。

命格老儿和月老领命,将我等投入尘世,临行前一再叮嘱,你要竭心尽力拆散他们的姻缘。...


[鬼金]归鹤

人间如梦账号卡cp,真人无关,全靠作者脑补。

脑洞来源是两个人用过一段相同的称谓,狂歌饮飞雪。

想写的感觉和画面全都面目全非地夭折了。思维混乱,胡言乱语,还懒得改,随便看看就行了。

不要脸打个暗武tag 。


鬼舞十七真正意义上认识阿金是在首次的雪山绝境。

那张官府张贴的悬赏挂了许久也没人揭榜,直到纸张泛黄,几乎要被遗忘了。鬼舞偶尔路过榜单才会去看两眼,从卷起的边角盘算这一趟能赚多少。他的思绪兜过一圈,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,抬手将榜单翘起的部分抚平,发毛的宣纸搔得他指腹发痒。鬼舞提起面罩,脚尖一点飞掠出去,足踏灯笼窜上屋檐,转瞬没了身影。

暗香弟子行踪诡秘,独来独往惯了...

2 14

[梦金]桃花

人间如梦玩家cp,武当内销,沙雕小段子,自娱自乐产物。

请勿上升真人。


阿金拜别师父与一众师弟,就此就要告别下山去。他本来没想搞出这么大阵仗。阿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尖,肩上的貂绒搔得他有几分痒,他便有点走神。

有师弟求他,大师兄再多留一会儿吧。他这才抬头笑了笑,目光从金顶越过太和桥,飘到了更远的地方。阿金摇摇头,我要走了。

他还是没等来那个缠着他说要为他饯行的师弟。

阿金向来不是在意这些俗事的人,他淡得一如那双清澈眼瞳,仿佛从雪山绝域中荡涤而出。他下山时只是没由来觉得惋惜,仔细一想又是无可厚非,毕竟梦及一向将道家的从心所欲贯彻得很好,又是个嘴快的主,打从他信誓旦旦挽留阿金...

3 5

四月了,clx也快A了,开始随便写写段子。

01

如果世间万物都要求一个因果,魏子云沉默着想了想,最终将这个词定格在他和周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。

那时他还是个身量只到师尊腰上的小孩,小几号的道袍一穿,还没到佩剑的年纪,只一把桃木剑别在腰间,由师父牵着从武当山下去,一路走到少林的地界。
按照同门与师父师叔的说法,他是个天生练武奇才。武当讲究以气御剑,无形胜有形,虽然是当下的天下第一派,入门后却不急于教授弟子打斗的一招半式,凡事都要从修身养气练起,此为筑基。
魏子云却从不是个耐心的人,整日掐着点做完课业,便不见了人影。好在他的师父在那一辈中资质平平,向来不争不抢,对弟子的管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...

1

[蔡居诚中心]江湖之事

江湖之事

如果我和蔡居诚成为朋友。没有cp向。
全篇意淫向胡言乱语,我永远喜欢蔡师兄。
新年快乐!

01

我从武当山到金陵,从没想过会再见到蔡师兄。
而且是这么快。
而且是在点香阁。
我在做梦。

02

我更没想到的是,我能和蔡居诚成为朋友。
蔡居诚冷笑一声,朋友?我只有仇人,客人,不认识的人。
你算哪个?

03

我们也确实算不上朋友。
蔡居诚见我之前就习惯向我讨值钱的东西,那时还美名其曰礼物。见到我之后便眉头一皱,话都看的多说,直接甩我两个字。
给钱。

04

蔡居诚不爱说话,我也不勉强他。
直到三生树下蔡师兄马不停蹄毫无起伏念完一段话,脸上的不屑与冰冷也没减少半分。
我不确定的问他,你被夺舍了?
蔡...

4 48

[华武]段子

很随便的段子,大概是一心变强武当x生活春游华山。满足一下自己想当大佬武当包养华山的想法,假装游戏里日常被华山锤爆狗头的不是我。

华山在下山之前就见过武当的人来讨债还钱,又听说山下卖艺的师兄被武当折辱,所以从入门第一天,就对武当没什么好印象。
好不容易能够下山闯荡了,华山决定先去找个武当弟子教训一番。正巧看到金陵有个拿着糖葫芦的武当,立刻过去故意撞他一下。
武当一个手抖,糖葫芦扔华山身上了。
两个人:…………
武当:抱歉抱歉,你这个衣服不能穿了吧,我给你洗洗?
华山:???
毕竟是刚下山,华山脸皮薄,本来以为能激怒武当结果对方怎么这么客气,想想自己故意撞人,华山很不好意思。
华山:不…不用了,多谢道长。
武当...

5 137

[安雷]缺陷性Omega 01

Omega安迷修xAlpha雷狮

Omega安迷修xAlpha雷狮

Omega安迷修xAlpha雷狮

请注意避雷。

耍流氓式ABO,开头基本上没什么实际的内容,一点也不辣。嗯...有没有下文还是问题(。

反正先放出来,请谨慎阅读


01


安迷修是个Omega,这是凹凸大赛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
虽然大赛裁判长有着不会公开选手私人资料的公正,但安迷修身为大赛第五,一名独行侠,战斗中的佼佼者,也完全没有隐藏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的意思。


大赛开始时出色的表现,让所有人都以为安迷修是一个杰出的Alpha——大赛前十理所应当是Alpha的位置。

可是安迷修的行为举...

[姜钟]洛阳行 01

正月十八两个人死了之后的事情。上半年的脑洞,断断续续写完开头,估计没有下文了(靠。


01 成都

钟会醒来的时候姜维正坐在他旁边。

他身下是薄薄的积雪,头顶是厚重的阴云。偶有天光冲破云层投下细细的一束,照在残破的银铠短兵上,炫目得让人睁不开眼。

如此淡薄的小雪掩盖不住斗争肆虐的痕迹。黑红色的血块和肉块结成碎冰,裹在泥土里。融化的雪水渗进干涸的血迹中,在尸堆中弯弯曲曲,艰难前行,破开淡雪,像是厉鬼的尖爪利牙留下的可怖抓痕。

城里没有阳光,也鲜有行人。寒风叫嚣着席卷而过,城户谁家的狗受了惊,也只是低声呜咽几声,阴阴恹恹。像座鬼城。

钟会就是从那些尸肉血块中醒来的。

他的身体有着...

31

“他感到肩膀上有刺痛,那刺痛缓缓地往下传递,一直传到腹部以下,然后,他醒了。”

苏童老师的表达太厉害了,叙述风格太美好了,一辈子学不来。
顺便单看这一段反而让我想到出欧(???)

1
 
1 / 3

© 乔柯 | Powered by LOFTER